2024-05-15 07:31:31

除了以色列的宣传,还有一些迹象表明加沙人正在质疑哈马斯

加沙地带:他出人意料地坐在一面以色列国旗前,他的白发和剪得很短的胡须映衬着同样出人意料的半笑。

“我是Yousef Mahmoud Hamad al-Mansi,”他对着镜头说,并补充说他是哈马斯的前通讯和住房部长。

他说:“他们摧毁了加沙地带。”他指的是哈马斯现任领导人叶海亚·辛瓦尔(Yahya Sinwar)和他的副手。正是这些人发动了10月7日的袭击,导致1200名以色列人丧生,240人被绑架,以色列被迫在加沙发动了致命的战争。

除了以色列的宣传,还有一些迹象表明加沙人正在质疑哈马斯

“加沙人民说辛瓦尔和他的组织摧毁了我们,我们必须除掉他们。”

这段14分钟的视频是以色列领导的宣传活动的一部分,目的是打击敌人,鼓舞自己的人民。本周,以色列安全机构辛贝特(Shin Bet)在没有详细说明的情况下发布了这段视频。该组织官员表示,曼西于12月5日在加沙被捕。

虽然曼西的声明可能是被迫的,但有理由相信加沙人对哈马斯的幻想越来越幻灭,或者越来越大胆地批评它,因为以色列的惩罚性战争已经持续了十周。这种情绪的转变可能不会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但如果以色列的军事行动在没有明显胜利的情况下结束,平民可能会感到有力量起来反对***组织。

自从战争以来,加沙的生活从来都不容易,现在变得难以忍受。虽然大多数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感到愤怒,但一些人也对哈马斯表示愤怒。哈马斯自2007年以来一直统治着加沙地带,当时它通过一场短暂的暴力内战推翻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

“交出人质,停止战争,”加沙的***研究教授拉哈夫·赫内德克(Rahaf heneideq)在Facebook上给哈马斯写道。“死亡够了,毁灭够了。停止位移。难道你的人民不应该这样吗?”

自以色列入侵以来,加沙地带220万居民中的绝大多数已经至少流离失所一次。据哈马斯管理的卫生部称,已有超过1.8万人被杀,其中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在以色列的袭击中,整个社区变成了废墟。

人道主义援助也很稀缺,争夺也越来越激烈。哈马斯被澳大利亚、美国和欧盟(eu)视为恐怖组织,许多人对它的抱怨都与它转移或囤积公众援助有关。

阿里·阿布·乌达(Ali Abu Ouda)说,“我看到哈马斯**把人们推开,向空中开枪,然后把很多救援物资装进他们自己的车辆。”他和家人曾三次逃离加沙北部城镇拜特哈嫩,后来在南部城市拉法安顿下来。

他说:“我们每天都能看到卡车,有些来自埃及,有些来自卡塔尔,有些来自沙特阿拉伯,但我们没有看到足够的食物分发出去。”“**必须停止这种做法,必须确保将援助公平分配给那些被迫离开家园进入未知世界的人。”

巴拉卡(Khouloud Abu Baraka)与母亲和三个孩子躲在拉法一个建了一半的商店里,她描述了自己在确保家人有足够食物时的恐惧和沮丧。“我们被告知这是我们一周的口粮,”她在电话中说,并描述了一个包裹,里面有两罐蚕豆、一瓶水和一些灯笼椒。

巴拉卡和其他人说,食品和药品的黑市已经出现,价格飙升到正常水平的5到10倍。与此同时,这些人说,哈马斯当局似乎对流离失所者的困境漠不关心。虽然被遗弃的房屋被洗劫一空,加沙人遭受以色列无情的袭击,但辛瓦尔和哈马斯领导人仍然隐藏在他们的隧道网络深处。

除了以色列的宣传,还有一些迹象表明加沙人正在质疑哈马斯

在电话采访中,其他加沙人说,虽然他们对破坏的程度感到震惊,而且他们认为以色列的进攻造成了不分青红皂白的暴力,但他们也私下里希望它能摧毁哈马斯。在社交媒体帖子中,一些人避免提及该组织的名字,而是引用了一段***祈祷文,然后呼吁停止战争或交出人质。

在战前,有很多人批评哈马斯,但他们通过窃窃私语或登上开往埃及或土耳其的摇摇欲坠的船只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加沙地带的领导层对其追随者的照顾远远好于其他民众,这让加沙人感到不安,民意调查显示,加沙人对该组织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

然而,现在这种沉默已经被打破,网上论坛上充斥着愤怒的巴勒斯坦人猛烈抨击哈马斯的视频。

一位只说自己叫苏拉夫·阿布(Sulaf Abu)的妇女说,她已经离开了位于汗尤尼斯东部的家,现在在一所联合国开办的学校避难。她说:“愿上帝为那些把我们带到这种境地的人报仇。”当被问及她指的是谁时,她说:“所有人——以色列、哈马斯、辛瓦尔、阿拉伯人。”

****也拒绝透露自己的姓氏,他更有哲理。“我们唯一感到安慰的是,这场战争可能会结束哈马斯的统治,”他说。“如果战争结束,我们将忘记战争期间的痛苦,但如果战争结束,哈马斯继续掌权,这意味着更多的围困和更多的战争。”

彭博。